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超蝠】竹取物语6(古风,作者脑子有坑系列,慎入)

11)

         “下人与我说的,是另一个故事,却和我方才说的有关。”

       布鲁斯让常伴他的侍女取来一壶茶,茶水沏在白玉唐瓷碗中,晶莹透彻。皇宫里的茶多半是荤茶,喝的腻歪,克拉克把满腹狐疑随着茶喝下去,继续听布鲁斯说故事。

         “日本的文化和我们差异很大,打个比方,“

       布鲁斯捏起手中一颗盐津青梅,向克拉克解释:

           ”他们信仰一种拟态文化。中国有句话叫‘望梅止渴’——梅子并不存在,但是施展一个暗示和想象,整个军队就酸的咽口水。这就是凭着意志力去左右物质了。“

         “而日本更为剑走偏锋。举个例子。你想建造一座庙堂,苦于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可以假象自己如同捐庙者一样的虔诚,在寺庙前放上一颗石子。这放石子的功德,就等同于一座寺庙——就意在一个‘拟’字上。”

       克拉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忽然顿悟。

         “哦,那宫里传说,做草人,上书他人名字,再用钉子扎,就会给那个人带来痛苦,也是一种拟态?实际就是意念杀人?!”

       布鲁斯赞许的点点头。

         “所以,我要说的故事后续,始于一个叫做梅枝的妓女。她得知了‘无间钟’的故事,为了她的情郎源氏武将谋取盘缠,便寻找了一只青铜洗手钵,将它想象成‘无间钟’,口中高呼‘黄金三百两!黄金三百两!’,直到水钵敲破......恰逢一个客人见到这一幕,便问她为何这么做,梅枝如是禀告。客人赏她黄金三百两,为她赎身,并告诫武将不可负心,这女子将比男子尊贵,因为她以一己之力敲破了‘无间钟’。”

       克拉克听罢,感叹道:

     “没想到‘无间钟’真的带来了财富。可见世上的传闻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布鲁斯叹口气,敲了敲手下的木板:

      “你不觉得这故事哪里不对劲吗?在这个奴隶合法的年代,人权都没有,一个嫖客怎么可能会有女权意识?我派人详细打探了,据梅枝本人所言,赏了她百金的并非是恩客,而是一个异域艺伎。”

      “异域艺伎?”

      “我重复一下梅枝对那位艺伎的描述。”

       布鲁斯说,学着梅枝的口吻:

      “‘那位夫人真是菩萨在世,相貌也如梵刻雕像,生生从泥塑化身走下来一般,衣着我等从未见过,像天竺国的镂空舞衣,腕上粗壮的宽边金镯,之所以斗胆猜测她也与小女子同行,是因为她没穿裤子——手中还拿着一条金鞭。除了这个,小女子并非出于贬义,而是那面对中将也能杏眉倒竖的胆色,三分像男子,七分像夜叉。’”

       说到这里,布鲁斯忍不住笑起来。

       听这描述,是戴安娜无疑了。

       克拉克也笑起来。

       他发现布鲁斯右侧的嘴角边上有个小小的酒窝,一晃又不见了。

       “......你在听吗?”

       “什么?”

       克拉克回过神来,他一时走神,什么都没听到。

       “......我是说,”布鲁斯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因为剧情的原因,我走不出辉夜姬家宅。你要去神崎打听,一名号称‘首席花魁’的艺伎,据说听完她的故事的人,都称她为普贤菩萨在世。另外,还有件事,”

       他取出一封手书,递到克拉克手上:

       “年后就是春祭,记得三寸法师的故事里,春姬是春日祭去庙堂的路上被怪物掳走,然后三寸法师打败怪物,变回正常人。我想绿灯戒指很有可能就在怪物的藏宝库里,你准备一下计划,务必要把戒指抢回来。”

       克拉克接过手书,诧异极了。他想,为什么身为一个足不出户的人,能掌握这么多情报?

       因为他是蝙蝠侠。

       这么想着,克拉克就像在想着什么美事一样,笑的春风得意。

       他没有注意到,布鲁斯收敛了笑容,垂下头,若有所思的抿紧了嘴唇。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