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超蝠】竹取物语5(古风,作者脑子有坑系列,慎入)

接修改9):

        正当剑拔弩张之时,只见天皇突然站起来,吓得三寸绿灯一屁股坐在茶垫:“你你要做什么?”

       “哦,布鲁斯在召唤我,”

        最强召唤兽如是说:

      “他知道戴安娜在哪里了。”


10)

         此刻正值春分,残雪刚刚化去,山林村野不若京城,尚未苏醒,层峦叠嶂的树冠经过一冬的洗礼未免有些萧瑟,衬得家宅十分萧条岑寂。

         然而铮铮的琴声,打破了这种寂静。

         宽廊之上,布鲁斯正叉着腿坐在御帘之外,百无聊赖的拨着三弦。教引先生跪坐一旁,一副想戳目自尽的表情,恨恨的刮着琴弦,仿佛那是布鲁斯的皮。

         克拉克忍着笑,降落在府邸的偏院,怡然的弯腰掀帘子,视线随着三弦来到布鲁斯的腿根,一时没舍得离开:

         “布鲁斯,你知道女式和服下面是不穿内裤的吗?”

         布鲁斯挑挑眉,教引先生立刻跪安退下了。超人走近布鲁斯,撩起下摆坐在他身边。布鲁斯依旧翘着二郎腿,和服掀开了一大片,露出肌理分明的大腿。

         “我当然知道,”

         布鲁斯在初春午后的薄日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拨着琴弦,声声刮在天皇的心上:

        “她们在这点上顽固的像石头,我只能适当让步。”

        两人一时无言,只有闲散的琴声,在恬適敞阔的庭园中流淌。克拉克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好似曾经发生过,也许在另一个时空,他们也曾这样静坐着,笑看云卷云舒。

        “布鲁斯……”

        一时间,克拉克胸口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感,惆怅和贪恋交织,就要破胸而出。他想表达,又怕布鲁斯像之前那样四两拨千斤的打发了他。憋了半晌,布鲁斯倒是先开了口:

        “啊,对了,我梦见戴安娜了。”

        ……

        “噗噗”……

        克拉克仿佛听到胸口被戳破的声音,爱慕的氛围就这么稀碎……

        “哦……你想她了吗?”

         布鲁斯看了一眼闷闷不乐的克拉克,说道:

        “不,她托梦给我,说她在神崎,希望找到同样迷失的伙伴。你们都没有梦到她,这很奇怪。我打听神崎有无发生什么怪事,一个下人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远江国的无间山有座铜钟,名为‘无间钟’,是当地寺院向当地居民化缘铜器铸造而成的。造钟时有个奇怪的传闻,说有一面青铜镜无论如何都不能焚化。寺院的僧人认为,是奉纳的女人并非出自诚心随喜导致,此事随风传开,人尽皆知。这面镜子是一位女施主母亲的遗物,她的确捐出镜子后就后悔了,千方百计想要回镜子。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羞愧难当,修书一面,投河自尽。”

         “……为什么?生命这么宝贵,怎么能因为一面镜子就自杀?”

        克拉克被故事吸引,一时不能理解。

        布鲁斯继续说:

        “是的,日本的武士道是中国文化的偏锋,而中国有一句俗语,叫‘士可杀不可辱’。这女子怨愤难平,死前写了遗言,诅咒道:若有可击破焚钟者,奴将以己身之灵力,赐其财帛珍宝,金玉满钵。”

        “真是见鬼,之前还募捐给寺院,死后竟然要破坏公物。她既然有能力承诺给别人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再买一面镜子送给寺院呢?”

         克拉克愤愤的点评道。布鲁斯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

        “你且听。这座钟成了,由于这个诅咒,所有人蜂拥而至,攒足力气去敲打,然而巨钟却岿然不动。饶是如此,世人却从不气馁,日夜不休,痴狂的敲打,钟声响彻寺院,简直成了一种折磨。忍无可忍下,僧人取下了大钟,将它推下了山崖。”

        ……

        “……这和戴安娜有什么关系?”  

       克拉克有点纳闷的问。 布鲁斯语气难得温柔:

        “你看,一个人倘若执念太深,就会剑走偏锋,物极必反。”

       克拉克沉默了半晌,突然抬头看布鲁斯的眼睛:

        “为什么要说这个故事给我听?”  

       布鲁斯把克拉克的反应看在眼里,无声的叹口气:

         “……因为故事还没完。”


【TBC】

我最近心情不好,不想让他们秀恩爱= =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