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超蝠】【桶蝠】Between Silence-2(报社文,NC17,慎入)

简介:大都会被炸后二十年,克拉克.肯特重返人间。他偶遇杀害露易丝的凶手:布鲁斯.韦恩。

讲真,文中二桶的状态不太好,我考虑要不要打兽x人的tag……

(4)
        布鲁斯老了。
        克拉克想。
        他们现在坐在大都会的公园长椅上,脚边一群不知人间疾苦的鸽子。有几只嚣张的跳上布鲁斯的腿,探头探脑的盯着他腿上的纸袋。
        布鲁斯低着头,眼皮褶皱成几层,皱纹在侧颈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他带着顽固的神情不耐烦的瞪着鸽子,却不动声色的拿出一个甜甜圈,在手心里揉成了碎末。
        克拉克看着鸽子们扭着屁股挤进他们中间,吃着长椅上的面包屑,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从来没有试图设想过,和这样的布鲁斯说话。
        蝙蝠侠是一个神话。
        在克拉克心中,即使超人的光辉闪耀,克拉克依旧认为他是一个神话。
        所以当年他可以那么执着的恨这个人,把所有罪过都归在蝙蝠侠身上。
        然而,蝙蝠侠原来会老的。
        “……这几年你还好吗。”
        万万没想到是布鲁斯先开口,声音依旧几十年如一日,低沉而充满磁性。
        这仿佛给了克拉克无穷的力量,他忙不迭的回应道:
        “好。额,我是说,我还好。维斯塔星球的人民很好客,而且我能飞,他们崇拜这个。”
        “飞人崇拜,哈?”
        布鲁斯点点头,不甚热情的回应到。克拉克注意到他捏紧着袋子,有些不舒服的皱着眉头。
        “你难过吗?你身体看起来……”
        克拉克的解释被堵在嘴里。他盯着布鲁斯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了一把,看都没看就全部塞进嘴里。
        “后遗症。”
        布鲁斯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话风一转。
        “我们总要为过去付出代价。超人。”
        克拉克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激怒了。然而他无法对这样的布鲁斯发火。他只能闷闷的看着脚边的鸽子,回答:
        “的确,我们都会。”

(5)
        克拉克对着跺脚发怒的沙耶娜表示抱歉。
        他拒绝了绿灯夫妇邀请他去家里做客的好意,自己拎着包住进了宾馆。
        在重建的大都会上,他无法和绿灯夫妇快乐的故地重游。无论是露易丝,还是大都会,还是……孩子,简直像是梦魇一样缠绕着克拉克的日日夜夜。然而更让他恐惧的是,即使来到大都会的土地上,露易丝模糊的面容也没有因此再次重现在脑海。
        他快把她忘记了。
        克拉克在小旅馆,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露易丝难得留下的照片。这是她老家相册里的照片,稚嫩而快乐,和他印象中坚强独立的女性不太一致。然而他还是一遍一遍的盯着她。
        因为他现在一闭眼,就能看到年老的布鲁斯。
        带着十几年如一日的固执表情,垂着头喂鸽子。
        上次一面,他还有太多的话没来得及和布鲁斯说,两人就不欢而散。
        可为什么布鲁斯会在大都会?他不是在阿卡汉姆吗?
        想到布鲁斯在阿卡汉姆的原因,克拉克皱了皱眉头。他皱眉并非是不满,而是发现自己并非像二十年前……或者说在每次想起和蝙蝠侠有关的一切后,那样愤怒。
        多年的仇恨支持着他度过了那段痛苦,而当那段痛苦淡的像清茶后,他突然间开始怀疑。
        布鲁斯垂着头喂鸽子的样子像是一壶牛奶,将他从头浇到尾。

(6)
        “从没想过你会问我这个问题。”
        扎塔娜转着烟斗,东方香料混合着烟草的香味充斥着克拉克的鼻腔,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毕竟你那会儿像个精神病,要撕碎一切和蝙蝠有关的人或物。”
        “有这么……糟糕吗。”
        克拉克努力回忆起那段往事。然而那段记忆仿佛蒙上了一层白雾,朦朦胧胧的。
        “何止。你差点杀了夜翼,只因为他阻拦你再殴打布鲁斯。他快被你揍成泥了。”
        扎塔娜的话像一根尖锐的刺,扎进了克拉克的胸口。他拼命回忆,只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声尖叫,然而却回忆不起任何事。
        “我……我想不起来了。”
        “真是个漂亮的借口,超人。”
        扎塔娜抖抖手,烟枪变成了一根魔术棒。她刻薄的讽刺克拉克:“为了新生活嘛,人总是要向前看,哈嗯?”
        布鲁斯吃药的场景像一颗小行星压在克拉克的心头。他焦躁起来,却对她的话信了十分。
        “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记忆模糊,就像隔着幕布看一场演出。”
        扎塔娜摸着下巴,半信半疑。
        “那你还记得什么?”
        克拉克沉默了半晌,开口道:
        “我记得,在‘大事件’后,我和雷霄古合作,帮助雷霄古夺回拉撒路池,他复活了露易丝。但是蝙蝠侠为了不让雷霄古阴谋得逞,杀了复活后的……露易丝。”
        “……然后?”
        “……然后布鲁斯就放弃蝙蝠侠的身份,以谋杀露易丝的罪名意图把自己关进黑门监狱。但是法院认为他有精神问题,强制转移至阿卡汉姆。”
        在说到法院的时候,扎塔娜冷哼了一声,克拉克不安的说:“然后……然后我就受维斯塔星球邀请,归隐了。是不是哪里不对?我的记忆……”
        漫长的沉默后,扎塔娜长长的叹息后,语气像是在超人身上刮肉。
        “做超人真好啊。”
        她突然说,带着难以掩饰的嫉妒,上下打量克拉克。克拉克分不清她说这话是讽刺还是真心。
        “蝙蝠侠为你铺平了一切后路。要不是我知道他有别的爱人,我一定会认为他暗恋你,克拉克.肯特。”





TBC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