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幻铁】【幻妮】Before Sunset(ABO,争取两发完)

文案:
        美队带着小三打正室(误),携青梅竹马私奔后(大误),在绯红女巫被囚禁深海的那段时间。
       幻视体会到了一种叫寂寞的感情,他在托尼身上体会更深……
        字面上的意思ԅ(¯ㅂ¯ԅ)

看完美队3心灰意冷,曾经的盾铁党逼上梁山站了冷cp……
可是快饿死了_(:з」∠)_自己喂自己……
是的,我要开车了,快坐上这趟邪教!

1)
        空荡荡的房间。

        每个房间。

        曾经的物品和故事发生地点远比人忠诚,老老实实呆在原地。

        然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物似人非。

        托尼想,这正适合自己,再合适不过。

        还有什么理由从工作室出来呢。

2)

        幻视坐在沙发上。

        他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一天。

        不用饮食,可以让他从尘世中解脱。

        然而他却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尘世。

        绯红女巫将他贯穿进地下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炸裂了——即使明知道根本不可能。他的身体强度足以承受更大的阻力。然而他躺在层层废墟之下,仰望顶端那一线光明,突然觉得胸口揪心的寒冷。

        是什么呢,这种感觉?

        就好像,被物理伤害了一样,从内部迸发。

        幻视捂住脸。

        他从未感觉过如此体验,从统计学数据来说,她是错误的,她应该回来,站在他这边。然而她却因为自己的阻拦身陷囹圄,在冰冷的海底。

       自己还因此失手伤害了战争机器。

       为什么对的概率却换不回人性的统一,人究竟是怎样的个体?

       愧疚、寒心、矛盾、冲突。

       他混乱不已。

3)
       托尼从工作室游荡到大厅,又从大厅走进厨房。

       他停在咖啡机前,看着机器在黑色的液体里打上一片枫叶拉花,才愕然惊醒。

       皱着眉头盯着加了牛奶的咖啡,从来是美式咖啡的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个。

       也许是因为佩珀喜欢……

       抱着咖啡杯滑坐在地上,他头昏脑胀。然而除了天旋地转以外就是无止境的空虚。

       这里太寂静了,而Friday又太听话,如果叫它静言,它真的会乖乖闭嘴,不像某个……

       他猛地停下。

       然后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等待选择的咖啡机上。

       该死,该死!

       就没有什么好事让我开心一下!

4)

       “你在做什么?”

       托尼往客厅跌跌撞撞的走过去,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幻视的头顶。

       对了,还有这个家伙。

      “来杯咖啡吗?托尼.斯达克亲手送上?老实讲,你已经和沙发融为一体了,老兄,提醒我以后要注意一下沙发的配色……”

       幻视顿了一下,站起来转过头。肩膀随之起伏,带动整个背部肌肉的线条流动起来,充满力量。

       那双分明是无机质却充满感情色彩的双眸看进托尼的眼睛。

        托尼无法避免的想到他失去的另一个,那个他曾经幻想如果有实体是怎样一本正经三件套西装,一口英国佬的腔调的,朋友,亲人……还有……还有……

       “斯塔克,你的咖啡泼了。”

        不是……

       从幻视一开口,托尼就从恍惚状态中清醒。

       不是。

        他慢半拍的低头,发现自己手中的咖啡泼了大半,波及胸前和手臂。

        这真特妈的尴尬,托尼想着,晃了晃杯底残余的液体,装出一副兴高采烈的语气胡诌:

        “Opps,托尼特调。两勺托尼的衬衫前胸,半只袖子奉上~”

5)
        幻视从扭过头开始视线就停在托尼的胸口。

        奶泡和咖啡渍让衬衫变得半透明,胸前的反应堆亮光更甚。想到这个小胡子男人的中枢就维持在这个小小的光圈上,幻视由衷感到一种莫名的情绪。

        他并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对生命的感悟,也不想总结。因为此刻他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像咖啡的香味,又比那好闻太多,像咖啡夹着奶糖,又像……平时旺达身上的味道,温暖甜蜜。

        这怎么可能。

        幻视上前双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咖啡杯,就着这个姿势握紧托尼的手,低头去嗅。

        “嗨!我可不真的是咖啡!”

        托尼要抽手甩开他,幻视牢牢将他握在手里,鼻口都贴上去,仔细的去分辨。

        不,并不那么像。

        这味道更为浓郁醇厚,带着咖啡的苦香,又像酒咽下那一瞬间的辛辣。

        完全不一样。

6)
        一开始托尼认为幻视在开玩笑。

        他低头嗅个没完,像只哺乳期的小狗。

        本来托尼还打算打趣他几句,来掩饰自己根本挣脱不了的恼怒。

        发火?拜托。看看斯塔克大楼吧,有个红薯色的队友,总比有一群不知在哪的……要好的多。

        托尼为此分了神。等他听到咖啡杯摔碎的哗啦声回过味来,幻视已经顺着他的胳膊一路舔到了肘弯。

        这他妈哪里不对!

        “嗨伙计!!你跟哪个外星人学的礼仪?!这他妈绝对不是地球人的做派!”

        幻视抬起头盯着他,双目发红。托尼直着眼睛瞄了一下幻视的下体,贴身的制服轮廓鲜明的勾勒出某个可怕的形状。

        他不可置信的用空着的手捂住嘴,随后大声叫到:“Friday!!回答我!!再生摇篮创造生命体是拿什么作为创作蓝本的??!”

        然而,没有任何回答。

7)
        “托尼,你进入热潮期了。”

        幻视单手执住托尼向后挣扎的手腕。

        他口鼻之间萦绕着托尼的香味,这香味让他想起旺达,让他绝望至极。

        ABO系统,幻视知道的数据和案例远远超过地球上任何的性学专家,可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被这个系统影响——这是否代表算盘否定?

        对旺达的感觉,他以为那就是感情,是爱。

        原来只是信息素的吸引……吗。

        香味越来越浓,托尼在自己手上绝望的扭动,一半是为了逃脱,另一半是因为幻视将另一只手伸向托尼的腰,将他拖至自己的怀里。

        幻视歪着头,掀起托尼裁剪良好的西装衬衫,顺着后腰摸下去,那里弧度优美,翘臀和背肌堆起一个小小的腰窝,色情的吸着手指。

        这个小个子的男人被摸的支撑不住,腿一软,将重量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中。幻视知道,再往下一点,那里一定湿透了。Omega的体液会润滑肛口,让那里适合各种尺寸的开拓。

8)
        “你一定又把Friday禁言禁行了。它没有定期给你注射抑制剂?”
        幻视凝视着托尼粽糖色的眼睛,想着怎样才能舔上去而不会把它融化。

       “关你他妈什么事!!满口谎言!”

        托尼永远嘴巴不饶人。

        所以他总是和队长争吵。

        人类非常奇怪,有强烈的求生欲,也对死亡亦然,而托尼.史塔克是这方面的天才。他能让罗杰斯队长为他疯狂——无论是被气的还是在床上。

        身为Beta的佩珀是无法满足一个发情期的Omega的,尤其当这个Omega是托尼.斯塔克。

        操纵战斗服需要精准的注意力,而不是一个被热潮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弱者。

        这在复仇者大厦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时至今日,他依稀可以在托尼的身上闻到罗杰斯队长的味道,像天火燎过的荒原。

        他们是爱吗?还是只是无法抵御天性的互相慰藉?托尼的确深爱着佩珀,然而他偷看着罗杰斯的眼神让黑寡妇都砸舌。
        可罗杰斯队长的挚爱显然是相伴他过去的童年挚友。
      
        人类为什么这么复杂?

        幻视垂下头,温柔的用嘴唇摩挲着托尼裸露出的侧颈,心中充满怜悯。

        “我无需说谎。你在咖啡里加了奶。每次你……”

        幻视停顿了。

        他想说每次你都会在热潮期改变喝咖啡的口味,还会冲Friday乱发火,禁言禁行。

        但他不想看到托尼眼前一亮,充满希翼的偎过来,小心翼翼的喊着另一个已经消失的名字。

TBC
好肉慢炖嘿嘿嘿~

评论(3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