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超蝠SB】【ABO】诱捕-19、20章

(19)
        两位神祗在瞭望塔的正义大厅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摆出了雷霆般的姿态对峙着。
        戴安娜在克制自己不要发火,用理智的态度去审判超人——也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然而超人却低着头,一言不发。

        神奇女侠燃起熊熊烈焰,Alpha气息暴涨。整个正义大厅像被火焰舔了一遍,所有闲杂人等都在气焰下瑟瑟发抖,用最快的速度撤离。
       她失望的仰视超人,一只腿撤后,摆出战斗的姿态:       
       “你为什么要那样对他!”
        “无论我做什么,这都不关你事,神奇女侠。”
        超人抱紧双臂,抿紧嘴唇。
        戴安娜怒火中烧,箴言套锁紧紧攥在手里,寻找合适的机会把超人拉下来。
        “我们是一个联盟!超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然而我要告诉你,你肯定做错了!”

        “而且赫拉在上!你那么爱着他!”
        如果戴安娜有超级视力,她会看到超人的瞳孔瞬间缩小。但她没有。
        她只能愤怒的瞪视超人。
        “可我们也爱他!就像爱着我们的手足,就像服从自己的思想!你的爱不一样,太独占,太极端了,像一个漩涡,会把你们都卷进深渊!”
        “……戴安娜,你来尘世尚晚,没有权利评价爱。”
        超人面无表情,像戴着一张假面具。
        “我当然有!因为我爱着一个不同时空的普通人!……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相守到老……”
        戴安娜的气息暴涨,又在瞬间就暗淡了下来,余烬闪烁。
        “我知道,所以放手。”
        “‘得到’是等价的,卡尔。”
        “你想得到的越多,就必定失去的越多。”

        超人停在天上,红色的披风垂在他的背后,毫无生机。良久,他突然开口。
        “这的确是另一种让人夜夜难眠的折磨。我深思过,并放眼宇宙。因为地球上并没有什么好方法,而埃布拉赛克斯王朝的药剂布鲁斯肯定不会……把那个该死的拿开!!”
        超人猛地向上飞起,然而箴言套锁已经锁死他的脚踝,他被神奇女侠狠狠的拽下来,将地板撞的粉碎。
        “埃布拉赛克斯*?!”
        戴安娜吃惊的睁大眼睛,
        “是那个把智慧生物星球当做牧场的……那个从人肉溶液提取DNA来制作长生不老药的蛀虫王朝!?”
        “是。”
        超人刚从碎成粉末的金属板材中爬起来,就被戴安娜狠狠地挥舞绳索掀翻在地。她用膝盖抵着超人的喉咙,拳头紧握对准他的太阳穴,恶狠狠的逼问:
        “你会和外星人……别的外星人,一起放牧地球?!”
        “....这是首选计划之一。我会不择手段留下他,而他永远不会原谅我。”
        “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戴安娜终于无法忍耐,努喝了一声,用她骨节分明的拳头对准超人的太阳穴狠狠的揍过去。即使是超人,在媲美赫拉克勒斯的力量下也鲜血迸溅。
        “你这邪恶!出卖灵魂的堕落者!”
        满脸血污的超人放弃挣扎,戴安娜又给了他另一拳,将他砸进了地板深层,线路板发出滋滋的电流。超人就那样陷在地板里,一动不动,漠然的开口。
        “可我所要的,用灵魂换不起。”
        戴安娜挥手把超人提出来,她盯着卡尔平静无波的眼睛,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
        “那你得到的只能是利剑!我没有资格审判你,可看看你自己吧,像一个苍白的鬼魂!你伤害了蝙蝠!也最终会杀了你自己!”

        “想想看,”
        卡尔抹去脸上的血液,轻轻笑了笑。
        “这利剑能让我得到他,我还在乎什么自己。”

PS:*此处借用了《木星上行》外星王朝的设定。

(20)
        “老爷。我在这个家呆了近四十年,您的所有命令在我眼里只有两种:我想服从,和我不想服从。”
        阿尔弗雷德站在座钟的入口,托着热可可,好像只是偶然路过,并没有一边放狠话一边夺走布鲁斯手中的头套。
        “而现如今还有第三种:我会阻挠。”

        “……听起来很个性,我真该开了你。”
        布鲁斯语调平稳,口齿清晰的表扬了老管家,看起来也不像一个刚从噩梦中惊醒就全副武装、一心想躲进巢穴的小可怜。
        “谢谢夸奖,然而您迟了二十九年。”
        阿尔弗雷德眼看着布鲁斯动动鼻翼,嗅了嗅自己手中的热可可,想抬手去拿,却两眼灰蒙无神的愣在那里,不禁觉得心里又酸又痛。
        这两天老爷出现了无数次的闪回和失神发作,还有些记忆混乱。
        医学检查反复得出结论,明显的致幻剂副作用。
        这没什么。对于哥谭王子,这只不过是一次嗑药过度。
        然而对于滴酒不沾的蝙蝠侠,高强度的生活作息禁不起神经上的过度兴奋,加上身体的放纵,这简直快要了他的命。

        阿尔弗雷德强做镇定,乘此机会用肩膀推搡着老爷离开洞口,一边把热可可塞进老爷的手里。后者接过杯子捧在手里,乖巧的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额头。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
        这是刚来韦恩庄园时,韦恩少爷在哭泣中醒来,对他带来饮料表示感谢的小动作。
       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年轻的阿尔弗雷德看着抱着热饮杯的少爷,做了一个约定:
       “我给您一个承诺: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带着好喝的饮料陪在您身边,所以?”
       “所以……我也承诺,”
        小小的韦恩少爷坚强的抹干泪水:
       “不再哭泣!”

        也许自己当年做错了。
        也许正是那些没有流出的泪水,化作汹涌的海浪,掀起这位黑暗骑士遭受的所有苦难和波折。
        带着融化的心耸耸肩,阿尔弗雷德尽量不让自己因为回忆而更加自责。

        “阿福,承诺我。说你不会。”
        如今,稚嫩的童声转向了低音大提琴,布鲁斯缠人的从背后搂住年迈的老管家,把下巴放在管家的肩膀上,沉声撒娇。
        阿尔弗雷德多少年没有遭遇过这种危机了,还是来自巨大版本的,不禁好笑又心软,柔声问:
        “不会什么?今天是个平安夜,迪克少爷已经发回信息,哥谭无事。如果因为这个……”
        “不。”
        打断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按住他的肩低声说:
        “我忍耐了你二十九年,已经习惯了。你要承诺,不会让我再花二十九年,去忍受没有你的世界。”

        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阿福弗雷德立刻扭过头,却半身一麻。布鲁斯几个穴位刺激把他放倒在沙发上,灰蓝色的眼睛像哥谭的夜空。
        “老爷!”
        “这不值得。”
        布鲁斯从绝望的老人手中拿过蝙蝠头套,轻声说:
        “这不值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给我一个承诺,我也给你一个。
        没有什么能永远伤害我。
        可你得……再给我一点时间……

TBC

评论(2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