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3p

感谢你,将一片春天带给蝴蝶。

最近都在潜水不太了解情况,但一直很喜欢风切太太,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一个同人创作还要被声讨,以前经常被逆cp,还是含着泪感谢太太们产粮啊……希望大家都能扩大一点容忍度,真的不喜欢就笑笑不要去看好了。

风切kazekiri:

镇魂涂鸦合集

因为朋友很喜欢所以跑去看了,想和她有多点话题能开心一些。

然后就攒了一点涂鸦。

瞬间想到了居老师的小辫子
_(:3」∠❀)_萌化了……

就是突然感慨

从ET到莱瑟巴瑟(佩佩受感觉基本都是年下,瑟大王高龄美人啊),从盾铁到虫铁贾铁,从超蝠到闪蝠罗蝠(海蝙是什么鬼!但是有肉啊~)从SD到destilCD(虽然小卡是个几千岁的老天使……但他做人时间不长啊……)
我站的cp基本都被小奶狗拆了……

唉……
唉……
可是小奶狗真可爱٩(๑`н´๑)۶……
翻脸变狼狗扑倒主人,也是超有感觉!

新年许个愿吧,愿我新得一年把所有坑填了🙏

【正联全员】爱的抱抱(友情向……吧?)

闪电侠向蝙蝠侠要求一个爱的抱抱。
他得到的当然不止那个。

PS:脑洞来源于小闪那句:“你碰了我,蝙蝠侠,我是不是要死了?”。时间线和七元老组成参考正义联盟动画,主要人物参考正义联盟电影。

他们不属于我😭

正文:
正义领主事件后,七元老齐聚,参加战后反省大会。
额……大约半小时后。

“不。”
“为什么!?我在那边死了耶!死了!”
沃利气愤的在大厅音速跺脚,抗议蝙蝠侠的暴行:在胜利后拒绝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多么令人发指!

闪电飞速戳着自己的胸口,怒视背对着他的蝙蝠侠:“我!联盟的良心!因为失去我,看看领主超人!他不惜纠正了红蓝审美!”

“有谁记得这是个反省……嗨!”
联盟主席发出不爽的抗议:
“我的审美不需要纠正!”

戴安娜喝了一口咖啡,笑着点头:
“同意。赫拉啊,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剪头发~”

“没错!还有公主那宛如生命的头发!”
闪电侠对超人的话置若罔闻,得意的朝戴安娜比了比拇指,随即向蝙蝠侠假哭道:
“你却吝啬到连个拥抱都不给我!区区一个拥抱!”

“戴安娜!”
蝙蝠侠忍无可忍,低低喊了一声。
戴安娜撩撩头发:
“嗯哼?我已经抱过小可爱了,超人也抱过了,火星客,绿灯,鹰女,他们都给了沃利一个爱~的抱抱——你知道,鉴于我们这里的卢瑟还活着,我觉得这很有必要。”

超人眉头一跳,悄悄往后退一步。
蝙蝠侠却准确的捕捉到他的位置,转头向他递来一个危险的眼神。(为了对抗领主超人,蓝超放出了卢瑟帮忙。)

“咳。毕竟卢瑟在紧要关头帮了我们。而且因为这个教训,我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的,相信我B!对了,既然事件过去了,我们现在就开始着手瞭望塔的防御升级……”
乘机表了一下忠心,超人试图把歪到天边的主题引向严肃的战后修复。
“Emmmm,实际上不需要了,正义领主那批人在占领瞭望塔期间已经帮助我们的装备和设施全部重建了一遍。你可以问荣恩,他刚才甚至检查了磁场。”
绿灯侠四两拨千斤,向火星客示意。

火星客点点头,用一贯平稳的嗓音说:
“正义领主虽然用了错误的方式,但他看的很远。我觉得联盟现在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心灵的交流。”
“可是心灵的交流如此困难,除了荣恩的读心天赋,我们正常人怎样表达心意呢?”
鹰女声情并茂,与绿灯对视一眼,两个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然应该从拥抱开始!”

“有谁还记得这是一个反省大会吗……”
超人的声音淹没在众人的合声中:
“来吧,Bat~最不可理喻的家伙,你欠我们一个拥抱!”

“我!他先欠我的!我说伙计们你们能不能排个队?”
有众人的帮腔,闪电摩拳擦掌的叫嚣着,打算来个明目张胆的树懒抱。

蝙蝠侠终于转过身,眯起眼睛。

一股凛冽的寒意横扫全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噤声。闪电侠肉眼可见的努力缩小,像一只哆哆嗦嗦的小动物。

“一个感情陷阱,如此牵强,”
蝙蝠侠开口,冷的像冰。
披风飘起一个弧度,让他显得更加巨大而可怕:
“如此曲折,全是废话。”

他来到战战兢兢的闪电侠面前。
“‘不’这个字,你哪里不懂?”

掀起披风,试图后退的小闪感到眼前一黑,随即被捏住下巴。

伴随着不知谁发出的响亮的抽气声,一股铁和血的味道贴了上来,混杂着沙龙香的深沉,和失而复得的柔软:

“我的,还活着的,小良心?”




这么短还有的番外):

“呜呜(┯_┯)我再也不调戏妹子了,我的初吻,呜……”
闪电侠痛哭着指责。

“可明明结束时你脸红了还笑的那么梦幻!”
超人烦躁的想。

“可你刚才还埋了鹰女的胸求安慰!”
绿灯侠悲愤的想。

“你的女性初吻是你的一年级同学丹妮尔,你的男性初吻是奥利弗.绿箭侠。”
蝙蝠侠冷静的想。

“我的冰淇淋再不吃就化了。”
戴安娜焦虑的想。

我……此刻我无比想回火星。
火星客想。
【END】

闪:“天啊,蝙蝠侠,你在碰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哈哈哈哈,小闪太可爱了,话说让人家骑导弹也真是好坏坏啊!

正义联盟!他们六个人并肩站在那里,我就热泪盈眶了!神奇女侠吐槽老爷总想着大超,老爷哭唧唧的对神奇女侠说:“你家那位飞行员走了,你消失了一个世纪,你现在叫我向前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场就我猥琐的笑了!!!!突然想开车!!!!

【超蝠】哑巴。 甜甜甜,一发完

文案:克拉克丢了工作,做了货车司机。漫漫长路上,他载了一个流浪汉。

注意:接BVS活埋梗。主要借用了史蒂芬.金的同名短篇梗,原作很有意思,收录在 《Just after sunset》上,短篇故事,写的超棒,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迟到的千粉谢礼!承蒙厚爱!


正文:

1、流浪汉

        克拉克在签单收货的时候,就开始下雨了。交货人是个南方人,一脸大胡子,拍拍他的肩膀,操着点儿南方口音,告诉他这个季节下雨是个好兆头:
        “炎炎佳季的及时雨,么有比这个更美妙滴啦!”

        实际上当他驶进高速入口的时候,暴雨已经变得倾盆而下,就像在天上开了一个口子。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忧心忡忡的用透视眼观察云层的变化,在云层夹缝中隐隐有绿光闪过。

        哦,天呐,他们。

        他唇间默念着一个名字,把通行证递给联邦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戴着员工卡的女士阴着脸把卡还给他,跟他说卡被消磁了,无法识别。

        “见鬼!”

        他不爱说脏话,但如今还是骂出了声,收获一个白眼。

        诸事不顺。

        总算平安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此刻天已经黑的像是入夜。

        打开了近光灯,克拉克心不在焉的调整着他的车载无线电台,无论哪个频道都是滋滋啦啦的电波声。

        “滋滋......外星......啦啦......联.....的出击......吱吱”。

        他的“新闻人”系统稍微被关键词启动了一秒,又百无聊赖的熄火了。

        克拉克.肯特。头衔有优秀(在拯救世界和八卦杂志界协调如此完美!)的前新闻人,普利策奖获得者,还有超人——一个想听可以直接听到广播员说话的存在。

        竟然被大都会新闻部炒了鱿鱼。

        还是被体育新闻部!*

        这真是活见鬼。


        就在他自怜自艾的这会儿,高速边上有位路人举着手势,似乎想要搭车。

        怀着超级英雄的通病,克拉克没有意识到——在这种瓢泼大雨、电闪雷鸣、能见度只有10米的高速公路行驶路段上,一个搭车人是有多么诡异。

        也许是超人的正义感,或者是旅程的寂寞,总之突然升起的倾诉欲让他一个急刹车,摇下车窗:

        “你去哪儿?!!!我载你!!!”

        被大雨泼了一脸水,他感觉已经使出吃奶的劲儿嘶吼了,但声音随即被淹没进雨声中。

        路人抬起头,往后退了两步。

        感谢超级视力,克拉克得以透过雨幕看清路人。

        那人被淋得像只落汤鸡,脸色苍白的吓人,上半身的老头衫脏兮兮的,还霍了一个大口子,被雨水紧紧的贴在两坨胸肌上......上帝啊他竟然赤着脚!破破烂烂的贴身裤,腿上被雨水冲的发白的是数不清的细碎伤口,半边胳膊有一道在和平年代看起来十分惊人的电击伤。

        通缉犯?精神病?

        克拉克的目光撞进一双迷茫的灰蓝色眼睛。

        他鬼使神差的打开了车门。

( *因为体育赛事较多,米国缺乏体育新闻报道撰写员,一般不会失业……也不会红火就是了。)


2、聋哑人

        雨还是下的很大。

        外面看起来很冷,车里却格外憋闷。克拉克不得不开启除霜模式:他往车玻璃上吐了口冷气。

        实际上他还可以扛着车子飞离这段电闪雷鸣的高速公路——因为搭车人又聋又哑。

        “这是怎么了老兄!?你才被雷劈过吗?!”

        克拉克还记得自己大惊小怪的咋呼,手忙脚乱的扫掉副驾上带着墨西哥肉酱的包装袋。

        来人泥水纵横的窝进副驾驶座上,水滴顺着他的额发一缕一缕流进络腮胡里,又顺着脖子蜿蜒到锁骨窝里,在那里储满后流下……

        既视感发生在一瞬间,又慢又快,让克拉克头晕目眩,他把这归因到操蛋的雷暴天气。

        “闷的慌吧伙计?”

        用上超人的意志力,克拉克重新握上方向盘,车子缓缓前进。

        “抱歉车里的除湿有问题,这是棉毯,后座还有干衣服你想要吗?我帮你拿过来?”

        然而,苍白的嘴唇开启又阖上,搭车人用藏在湿发下的眼神凝视了他一会儿,缓缓抬起胳膊,拿起他靠椅上的毯子,未发一言。

        “你要去哪儿?前面大约80公里是德文特镇,你是想去那儿吗。说真的,这可不是出行的好天气,幸亏你遇上了我呀,不然……嗨!!!”

        搭车人突然伸出手,把他的脸扳过来仔细端详。克拉克震惊的忘了看路,车子一个趔趄差点打滑着飞出去。

        ——长途旅行的搭车客,总有一些会用身体做报酬。

        同行老司机们的谆谆教诲洗刷着克拉克的三观,没想到这次会被自己遇到!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斜着眼偷看身边这位流浪汉,不禁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我是个正经人!!额……虽然突然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我就是一个无聊的正经长途车司机!如此而已!不需要任何方面的报酬!”

        搭车人眨了眨眼睛,良久,收回了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

        看起来这个男人被自己的话伤害了,克拉克有点懊悔自己回绝的如此直白,他踌躇着急于弥补:

        “抱歉……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没有嫌弃你,不对,不是你的问题……额,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们才刚见面,虽然你看起来挺面熟的,但是见鬼这听起来太像老套的搭讪了……我在说啥?我是说……”

        搭车人拍拍他,打断了克拉克的语无伦次,用手指在雾气横生的玻璃上划了一个单词,又用拇指比了比自己:

        deaf dumb(聋哑)

        ……

        世界终于安静了。



3、完美的倾诉对象。

        “……你睡了吗?”

        大概静默了10分钟,克拉克突然开口。

        窃眼看过去,搭车人蜷缩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委屈的裹在棉毯里,看起来在打瞌睡,动都没动一下。

        “你睡不睡都没关系,反正你也听不到我说话,对吧?”

        一个聋哑人。

        在这个世间行走,没有超能力已经够难熬的了,连基本听说都没有的人,该怎么生存呢?

        克拉克想了又想,发现难以想象。

        不过今天他挺幸运的,遇到了这个完美的倾诉对象。

        他尝试着开口。


        “你知道我为啥会在这个电闪雷鸣的天气出货吗?因为我缺钱,被房东赶了出来,原因是我消失了快一年。我是个通缉犯。”

        克拉克又看了看身边的人,搭车人一动未动,从始至终伴随着轻轻的鼾声。

        他放心大胆的开口了:

        “我才不是通缉犯呢,朋友,哈哈,抱歉刚才骗了你,请你原谅我吧。”

        “最近挺倒霉的,真的,主要是我被开除了,因为我无故旷工一年。如果你能听,我知道你一定会说:‘你在开什么玩笑?一年?一天都能把你开了!’其实我能理解高层,但是鉴于我是被朋友们活埋了,这并非主观上刻意旷工,最多应该停薪留职对不对。”

        “当然,还有活埋。这个倒没啥感觉,我记忆有些错乱,不知道为啥自己被活埋了,总之昨晚还在赶稿子,一醒来就失业了,世界依旧混乱,但仿佛不再需要我;女朋友拒绝了我的求婚,因为被我伤透了心???关键是我妈大概想搞第二春,还和据说是我好朋友的花花公子总裁互送苹果派……你怎么了?”

        搭车人打了个喷嚏,克拉克习惯性的问候了一句,才想起他听不见,于是变道来到低速车道,从后座勾了一件干衣服,盖在流浪汉的棉毯外面。

        “啊,我刚才说到哪了?对,那个据说是我好朋友的花花公子。见鬼,我都没和他见过面,就变成最好的朋友了,玛莎每天把他夸的天花乱坠,还要他给我介绍工作。我是谁?我是超人!难道还找不到工作?哦见鬼!我开过头了!”

        一个急刹车*,“德文特镇欢迎您再来”的牌子已经无情的闪过。

        克拉克简直悲痛欲绝。

        首先这里不能掉头;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他正说的兴起,一点也不想让这个完美的倾听者下车

        ——而且仔细想想,搭车人自从上车,压根没说自己要去哪儿。

        他悄悄打量了一下仍然睡的四平八稳的搭车人,小声说:
        “其实你也不想去德文特镇,对吧?它太迷你了,120公里外还有一个大点儿的镇,我保证在那里给你放下来,提供好吃好喝还可以泡热水澡,好不?……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当然没人回答。

        克拉克哼着小曲,带着狡黠的笑容重新启动了车子。


(*高速公路不能急刹车,非超人朋友们不要模仿呦~)


4、我的小世界,被打破了……
        
        风平息了些,雨却更大了。

        “我是超人。我没死。”

        在瓢泼大雨中,克拉克沉吟良久,低声说。

        “我想在世人面前大声宣布这个。可是,这一点意义也没有。我是谁,这个重要吗?在我醒来这段时间,它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中。”

        “委屈?也许有一点。可我的行为是为了这个世界,更是为了我自己。

        我爱这个星球,你不知道我曾经旅行过多远,就那样漂浮在构成宇宙的物质之间,我眼见那些迷人的行星诞生,放出各色的物质,听着宇宙的旋律,在时间和空间中错乱迷失,然后我听到了一种心跳,地球,那是地球独有的韵律。

        我恍然大悟,飞速归来,重回大地,跪倒在泥土之上。

        我的家已经没有了,我在全息图上看过那个星球,也亲眼见过它的碎片围着一团能量在轨道里旋转的惨象。

        你知道吗,某种程度上,我的确超越人类存在,因为我在洞外*。

        可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就已经做好牺牲的打算,我想把人类眼前的迷茫抹去,给予大家一条光明之路。我希望人间没有战争,没有疾苦。”

        克拉克说完,有点不好意思的抹了下嘴巴:“这听起来像在竞选‘世界小姐’,对吧,哈哈。”

        回应他的是噼里啪啦的雨点声,还有搭车人均匀的呼吸声。

        “我知道一个人……大概是个人吧,人们称他为蝙蝠侠。”

        克拉克继续说,他注意到隔壁的人动了一下,不过自己没怎么在意:

        “我以前调查过他,也不能理解他。仇恨,痛苦,恐惧,带给人的只有秩序,不是从内心的改变。

        可这个世界的确好人很多,坏人非常少。而很大一部分坏人,也是由于沟通不良和求生所迫,由好人变坏。

        对于蝙蝠侠,我不能理解。

        你看,人在未来都是要进入泥土,化作原子,重归宇宙中的——对,我是个例外,我又爬出来了,不过我的力量来自无坚不摧的太阳,而太阳也是有寿命的。

        恒星的熄灭,比生命陨落更惊心动魄,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既然没有东西是永恒的,为什么要用铁血政策维持那可怜的秩序呢?就,拯救世界,偶尔救救小猫,像我一样,兼职当个记者,不是挺好的吗。你说呢?”

        话音刚落,隔壁搭车人突然翻了个身。
        克拉克吓的差点咬了舌头。他疑惑的打量着隔壁,想起自己说“蝙蝠侠”时对方的心跳声,好像有什么头绪要被自己抓到——

        “噗……”

        回答他的,是一个悠长又寂寥的屁。

*哈哈哈哈对不起的确是个屁……好的我严肃点。洞穴理论是柏拉图的一个理论,阐述为什么哲人不能为王:见到阳光的洞穴人,还会回到洞底,告诉不明真相的愚昧同伴吗?不会。



5、肆无忌惮

        “哈哈哈哈哈哈哈伙计!你吓死我了!我心脏病差点儿都犯了!”

       克拉克狂笑,搭车人明显被冻醒了,不满的摇上窗户,发出“彭”的一声,仿佛在抗议他开窗通风的举动。

        窗外的雷暴雨比刚才小多了,不过开着窗户还是够呛。克拉克神经质的笑个不停。

        “说真的,你的屁股真翘!我要是坏人说不定就让你给我服务一发了。哇,这样说做坏人也挺好的。”

        仗着对方听不见,克拉克开始调戏背对着他重新入睡的搭车人。

        “我大概是很久没发泄过了,这想法真危险。说起来,以前在报社就有个性取向不明的同事捏过我屁股……恶,想到就打寒战。这么说被开除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战战兢兢的和他一起出差了。”

        “真的,做记者薪水不高,还很危险,我真希望露易丝也辞职。呸,这不是真心话——我真想回去报道啊😭。新闻有它独有的魅力,真实,勇敢,揭露谎言,这也是我欣赏露易丝的地方。可惜,她最近都不理我了,因为那‘莫须有’的‘罪名’,我该怎么讨好一个在我死而复生后并没有拥抱上来而是反手一个巴掌的未婚妻呢,唉……唉?”

        前面的指示牌上,赫然提示离最近的一个村庄大约10公里。

        时间飞逝,克拉克不甘心的瞪着这个指示牌,加快了语速:
        “我爱她但是她真的能够承受住我面对的世界吗我们的面前是不同的画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被埋了不同的是如果是真正的死亡该怎么办这太有可能发生了到时候露易丝该怎么办呢她不接受我的戒指这太正确了呜呜呜我知道这是正确的她值得更好的相守一生的人但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超级英雄就不配有爱情吗我被开除了开卡车了传说中的朋友没帮我搞到工作传说中的蝙蝠侠也没!邀!请!我!进!正!义!联!盟!”

        “呼……”

        卡车缓缓驶入辅道,用超级视力寻找最近一家旅馆,克拉克决定遵守自己的诺言。


        “伙计,老兄,哥们儿,谢谢你,你比心理医生还有用,绝对值房费,嗨,帅哥,该下车了,你到站了。”

        他心满意足的拍拍搭车人,把人家弄醒,对方睡眼朦胧的下了车,在小雨里显得格外落魄。克拉克从另一边下车,小跑着用手搂住他的头,推着他走进汽车旅馆。

        “一间大床房,带24小时热水和浴缸,谢谢。”

        顶着店员一脸暧昧的压力接过房钥匙,克拉克边说边回头:
        “你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我给你包扎伤口我去找家……餐……厅……”

        流浪汉已经不见了。

        克拉克愣愣的转过头,看着店员,店员警觉的盯着他,斩钉截铁道:

        “即使约炮对象跑了,我们也不退房费,这是规矩你懂吧?”


6、结局

        “忽的一下,他就消失了。你知道吗?我感觉就像那年自己养了好久的流浪狗跑了一样难过,我还没享受够那湿漉漉的小舌头舔手心的感觉……”

        “打断一下,你描述的是狗还是那个流浪汉?如果是后者我就要走人了!即使是你请客!!”

        小酒吧里,吉米一脸嫌弃的听克拉克抱怨,克拉克又一口气喝了一杯,把啤酒杯duang一下放在桌上。

        “当然说的是狗!但他也真的很过分,连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可据你所说,那个搭车人是个哑巴。”

        吉米理智的指明问题所在。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

        克拉克垂下脑袋,低落的说:

        “在我心里,他就像我一个处了很久的老朋友,很熟悉,而不是转身就不见的陌生人……这是我的问题,抱歉,吉米。”

        “嗨!你又没错。”

        吉米有点酸酸的安慰道:

        “你太容易轻易相信别人了,我这个这么多年的朋友,没见你跟我滔滔不绝的说私房话。”

        “唔……你知道,和陌生人更容易交心的,吉米。”

        克拉克赶紧解释。

        吉米大度地拍拍他的肩膀:

        “你看,你现在过的也挺顺的,自从咱们报社被韦恩集团收购了以后,又是老员工返聘又是按履历提高薪水,而且露易丝也答应重新考虑和你的关系——你的运气简直太好了吧!真是低谷之后必然的高峰啊,相信我,你已经转运了!”

         “嘿,大概是吧。”

        想到开心事,克拉克不禁也一扫阴霾,展开笑容。吉米笑嘻嘻的又叫了一杯酒,跟他开玩笑:

        “你还记得那个对你有意思的主编吗?那个杰森,老是借机出差卡油的那个。”

        “伙计,别提他了好吗……”

        “不是啦,有个好消息,这次他升职了,当了部门主管。”

        “这真的是好消息吗?”

        “当然,因为那个部门是埃塞俄比亚分部啊,他必须三天内到任哇!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

        “唔……这真是个好消息。”

        克拉克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起来那个雷暴天。

        自从那天开始,一切顺利的不得了。
        我真的转运了吗?还是我遇到了一个衣着邋遢的天使?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奇怪的念头抛向了天边,享受起作为地球上一个普通人的快乐日子。

(END?)


        “接应我的绿灯侠跟了一路,那个傻子都没发现,如果我不提示的明显些,他肯定猜不到。”

       在不远的星球日报大楼最高层总裁室,买下报社的金主翘着二郎腿,也摸着下巴,对着耳机思考:

        “阿福,你说,如果我在他提交的申请入联书上批复:‘蝙蝠侠回答:入个屁’,他能想起我是谁吗?”

        “最好不要。不然我会因为秽语而心情不好,把苹果派整个吃掉的,老爷。”

        耳机里传来冷冷的回复。

(END)

【观后感】无剧透说说王男2

        电影不错,亮点很多,比如叔的回归(预告),比如华丽的特效和打斗场面,比如蛋蛋的成长。槽点也多,比如叔的回归理由,比如长镜头打斗的冗长,比如蛋蛋没有和叔在一起(你够……
       王男2整体延续了第一部的风格,充满转折的人物关系,要干就要惊天动地的反派,各种特工秀。可惜剧情实在是太没有逻辑感了,降低了整部电影的优秀程度——不过即使如此,王男2还是一部值得一看的佳片。

       虽然我被叔帅哭了,2更偏重描述蛋蛋,蛋蛋成长的真的很多,尤其是他在绝望中对哈利叔的一番话,他真的继承了哈利忧国忧民的思想啊!(……

       感叹到这里,最后忍不住要心疼一下:
       蛋蛋,你在叔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只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з」∠)_